首页 >热菜

耕地资源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2019-10-12 20:39:46 | 来源: 热菜

虽然地处我国粮食主产区——河北平原,马智敏的9亩农田却几乎收获不了粮食。

“之前试着种过小麦和玉米,长得都很差,现在只能改种耐旱耐盐的棉花。”这位居住在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安陵镇刘家阁村的农妇说。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土地管理系教授孔祥斌说:“我国适合开发的耕地后备资源已经开发殆尽,耕地开发利用已经达到生态的极限。”

耕地配置扭曲错位

“这块地已经不行了!”电话里,50岁的马智敏告诉记者。她听村里的老人说,以前这块地土壤肥沃,地形平坦,依靠附近的河水就可以进行灌溉,是块上等的“水浇地”。

不久前,孔祥斌带领学生们来到昔日的“风水宝地”,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景象:田里的泥土颜色白花花的,附近的河道已经干枯多年,地下水井越打越深,还有许多枯井。

据孔祥斌介绍,随着东南沿海地区的城镇化建设,我国粮食的生产中心和质量中心开始向北转移,到了上世纪80年代已经转移到了黄淮海平原,如今东北大米占据了各大超市的货架。

在他看来,这种现象导致了我国耕地的扭曲错位——北方干旱缺水,却逐渐肩负起产粮的重任;南方水源充足,耕地数目却急剧减少。

对此,浙江省奉化市滕头村党支部书记傅企平感触颇深。在浙江、江苏和福建的农村调研期间,他看到了新建的乡镇企业与纵横交错的农村公路网,与之相对应的是若干被荒置和被污染了的农田。

与产粮中心北移相对应的是水危机。“北方气候干旱,需要依靠灌溉系统,为了实现作物的一年两熟,很容易造成地下水的过度利用。”孔祥斌说。根据他在华北平原进行的取样调研显示,地下水开发最严重的地方,已经打到了地下400米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地下水漏斗带,地面沉降的速度正在加快。

优质耕地去哪了

对马智敏来说,选择种植棉花可谓无奈之举。当土地因缺水、盐碱化而变得愈加贫瘠之时,那种“眼看着地不行了”的感觉令马智敏十分痛苦。她一度不甘心,想要再搏一回,花钱打了浅水井用于灌溉,但发现打上来的都是咸水。

中国农业大学土地资源管理专业博士生张雪靓记者展示了1980年至2000年的全国耕地面积变化图:代表耕地面积减少的红色标志密密麻麻地落在东部地区,而代表耕地面积增加的绿色标志则集中在东北、乃至西北地区的边陲区域。

如今,经过多年来的占补平衡和农民的自行开发,适合开发的后备资源已经开发殆尽。

“北方湿地对保持物种多样性、保有地下水,防止土壤沙化和防洪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孔祥斌告诉记者。

“生态用地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雾霾产生的原因。”孔祥斌指出,“钢筋水泥的城市,已将周边的优质耕地‘埋葬’掉了。”

要顺天应地

傅企平也感受到土地污染的严重性。他甚至不需要像孔祥斌和学生们那样用专门的试剂检测重金属含量,单凭土地的颜色就足以知道污染的程度:原本应当是黑色的土壤,已经变成了铁锈般刺眼的红色。

谈及耕地保护的建议,孔祥斌用了一个非常质朴的说法:像老祖宗那样,顺天应地,遵循自然的环境,恢复生态的多样性。

他认为,北方较为干旱,就改种一年一熟和耐旱的作物;对于地下水已近枯竭的地方,用休耕和轮耕的方式来恢复;还应该把东南部地区高质量的耕地优先划入永久保护的基本农田,避免再度流失。

“欧美等国家非常重视耕地的可持续利用”。他说,在全球都面临粮食需求增长的大环境下,联合国粮农组织曾预测:到2050年世界粮食的需求量将增长一倍,以满足届时新增加的23亿人口。

“每个国家的负担都不轻。”他严肃地说,“所以,保护好优质耕地和解决粮食的供给问题,我们只能靠自己。”

而对于马智敏来说,操劳了小半辈子,一家4口却还住在一间不起眼儿的平房里,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农用三轮车。

她现在就指望儿子将来能够考上大学,到城里工作,再也不用过这种“靠种地养活自己的生活。”

眉山性病医院
信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阜新治疗妇科医院
眉山性病医院费用
信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