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怒剑龙吟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最后一轮

2019-11-08 03:28:43 | 来源: 西餐

怒剑龙吟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最后一轮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所有人都在。

风韧望着关昀朝着那位现身帮忙之人俯身一拜,对他脱口而出的称呼顿时感到有些瞠目结舌。

“参见天威星主。”

天威星,三十六天罡中名位第八。

闻言,风韧也是拱手作揖行礼。论如何,今天终究是得到了对方的帮助,不然的话,恐怕很难收场了。

天威星摇了摇手示意风韧与关昀需多次多礼,笑道:“我原本只是受人邀请来看个热闹的,没想到却是遇上了二位湮世阁里的后起之秀,倒真是幸运。”

风韧有些诧异:“你认得我?”

天威星笑道:“我与姜渊私交不错,对你还算有些了解。第一时间只是,我好像听说的是你被他禁足了吧?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偷跑出来的,闲不住。”风韧也不隐瞒,他也知道这个根本隐瞒不了。

“好,很好,这样才像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接下来的后一轮好好准备吧,那冰焰池的功效可不差,兴许你们可以借此机会受益匪浅。不过,前提是能够胜出。”天威星停了停,又瞥了眼关昀:“后一轮恐怕是我法和之前那样偷偷帮你了,只能靠你自己。”

关昀点头道:“明白。本身,我也没有奢求可以获得后的胜利。”

“既然来了,总要去争取,不是吗?就只是,你们人数有点多,恐怕到时不好分啊。。。”天威星的目光又瞥了瞥风韧身后的二女,突然间眼神一凝,停留在了霍晓璇身上。

“怎么可能,她……也许是看错了吧,长得很像,可是年龄完对不上。”他摇了摇头,招呼着关昀也是一同离开了风韧的房间。

房门合上的那一刻,风韧神色微变,目光也是落在了霍晓璇身上,看得她一脸莫名。

“怎么了

?刚才那个人看着我莫名其妙,现在你也是……不对,好像之前湮世阁里还有人对我也是那样的。难不成,真有谁和我长得像吗?”霍晓璇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很是疑惑。

“没什么,大概也就是你猜想的那样。”风韧伸手摸了摸霍晓璇的秀发。

见状,沈月寒躬身道:“那么我也不打扰了,先走了。今天可是有些折腾得累了,回去休息了。”

“嗯,走好。”风韧笑了笑,有叫住了正要推门出去的沈月寒:“之前,多谢你了。不然的话,很可能我撑不下来后面的那一股压迫的。”

沈月寒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道:“该道谢的人其实是我才对。之后所做的,就当是我的一点点回报好了。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在接受着你的帮助……就连,来这里也是如此。”

说罢,她急匆匆推门而出,反手将房门合上。

再他人,风韧也是直接一倒躺在了床上,喘了口气道:“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就通过晋级到了第三轮,不过倒还真是有些累。。。倒也挺悬的,如果今天没有天威星在场的话,说不准我们现在已经被赶出去了。”

霍晓璇也是躺下,将脸贴在风韧胸膛上,笑道:“不过一切的结果还算不错,这样不就够了吗?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就看后一轮的了。”

风韧有些奈笑道:“是啊,还剩后一轮,恐怕也是为残酷的一轮,剩下的比试方法应该只有真刀真枪地拼上一场了。那六位来自明五宗的弟子都是域级八重修为,虽然这个层次的对手我不是没有对阵过,也赢过。可是,若是来自这种超一流势力,他们的底牌根本不是我之前的那些对手能够相提并论的。到时候,必然是一场恶斗。第一时间”

“但是我相信,你肯定能赢。”霍晓璇抬起头来嘻嘻一笑,一脸的忧虑:“每一次,不都这样吗?在我们都有些觉得要放弃的时候,你总是能够带来后的希望。虽然,好几次你都是嘴上说着什么好像也要结束了,可是终依旧走到了后。”

“也对。论心中的畏惧与恐怖重到何种程度,我却始终没有彻底否决掉自身的可能性。纵使后只有一丝几乎法察觉的希望,也能够成为动力去拼搏到后一刻。也许,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很傻,很偏执吧?”风韧自嘲一笑。

“但要是不那么做的话,你就不再是你自己了,不是吗?”霍晓璇撑起身躯趴在风韧身上,眯起双眼一笑。。。

“不错,我就是我,不到后一刻绝对不会死心的。就算这股偏执是罪恶,我也会将其贯穿到底的。该来的始终会来,退缩与恐惧都是没有用的。以剑之名,以血起誓,这次的盛典后一轮比试,我势必拿下!”

霍晓璇点头道:“嗯嗯,我就提前恭贺你好了。只是,恐怕我和那个沈月寒都法拿到另一个名额……”

“那个嘛……我尽量想办法吧,见机行事。”风韧一叹,脑海里却是飞地思索着。

……

三天一晃而过,这期间风韧也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紧张的,如同来这冰焰谷只是游玩一样,带着霍晓璇到处溜达,几乎每一个博弈的摊位都去戏耍过。偶尔,也是叫上沈月寒一起,虽然对方或多或少有些不是很情愿。

依旧是冰焰谷的广场上,依旧人山人海,而且比起第二轮,围观之人不减反增,似乎有很多人专门冲着至尊楼这盛典比试的后**而来。

入场之时,风韧多少感觉到了周围向自己望来的目光有些不一样,诧异与猜忌偏多,大概是第二轮时的举动过于引人注目了,现在众说纷纭。

不仅是观战者,就连提前赶到赛场的其余几人也是如此,除去天机谷公羊异依旧一副目中人的样子,剩下几家宗派的弟子目光部锁定在了风韧身上。

不过,其中好像还有一抹看戏般的戏虐之意。多章节请到。

这一轮的裁判不再是之前的那位至尊楼长老,立于高台上的赫然是那日后现身的副宗主。在他身侧,天威星也是背负双手而立,不过想必此处知道他来历的人并没有多少。

经过一片冗长到有些令人想打瞌睡的开场白后,那位副宗主也终于是说到了整体上:“后一轮的比试很简单,运气与实力。目前晋级的是十人,直接一对一;决出的五人中抽中一人轮空直接晋级,而后再次一对一;后三人展开混战,先倒下的判输。当然,若是倒是有两人愿意联手对付另外一个,也完可以。”

说到这里,所有人心里不由一沉。在场的十位角逐者,唯有至尊楼拥有着两位弟子晋级后一轮……

不过,很那位副宗主也是打消了众人的猜疑:“为了公平起见,直接轮空晋级的人选以及每一次对阵的两人,都由另外几家宗派前来的长老一起操纵。多章节请到。我不会插手。”

说罢,他抬手一挥掷出一枚亮银色圆盘,边缘处镌刻着许多细小纹路与图案。

“敬请你们检查,随意。”

神兵阁的长老先接了过去,他自身也是炼器师,检查起来自然也是比细致。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将那枚圆盘递给了身旁等着的皇宇宗长老。

很,那四位长老部都检查完毕,互相间看了彼此一扬,在将圆盘抛向上空之刻一同出手,形的劲气迅速注入其中。第一时间

吱吱吱吱――

圆盘飞速转动,一圈银虹从边缘处荡漾而出,化为一道道颜色深浅不同的光柱洒下,分别映在了下方十位角逐者的身上。

根据颜色深浅的不同,一样的便是第一场的对阵双方。

当风韧瞥见是谁和自己一样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哼,对方也是瞥过来了一丝从未改变的轻蔑,与初相遇时的完一样。

“正是我想要的场合。”他轻轻一念,嘴角挽起的微笑里带着一抹淡淡的残忍。

天机谷,公羊异。

与此同时,风韧也是留意到了,霍晓璇竟然对上的是神兵阁的周朝,而沈月寒对上的则是一位至尊楼的弟子。

虽然早就有所想到二女可能不敌,何况能够晋级到后一轮的,根本就没有弱者。这一次,风韧也是默默祈祷,她们至少可以身而退了。

名额什么的,大不了到时候把自己得让给沈月寒算了。毕竟,这一次可是她提出要来的,总不能败兴而归。

“小子,撞上我算你倒霉。别以为几天前你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今日就能有恃恐。强者交手,真正决定胜负的可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的虚架势。”公羊异一哼,纵身一跃直接悬浮到半空。

后一轮的比试没有擂台,直接在空中进行激斗。

不过,范围还是有的,在几位至尊楼长老合力之下,为每一组对决之人都是准备了一个直径百米的球形结界。结界并不算牢固,但是早有其余弟子与长老守候在周围,随时都准备着化解可能从中突破而出的招数波动。

但是,若是有人被击飞或者自己脱离了结界范围,则直接判输。

“要是你们两个等会儿实在撑不住的,自己退出去便是了。再好的奖励摆在面前,也比过你们的自身安危重要。”风韧跃出之刻,背对着霍晓璇与沈月寒留下了一句话。

霍晓璇点了点头,她本身就没有抱有是什么获胜的打算,纯粹只是想来试试。

而沈月寒仰头望着那道远去的背影,轻声道:“你也小心。”

进入结界之后,风韧迎来的却是公羊异的一声讥讽:“刚才你对她们两个的嘱咐,时不时也应该落在自己身上呢?现在认输直接出去还来得及,虽然我下手不会太重,可是说不准你实在太不经打了,直接落得个残废可不好。”

“打架就打架,哪里来这么多废话?难不成,天机谷的武学中有一样就是专门的耍嘴皮子不成?我倒还真是见识了。”风韧冷冷回道,挑衅的意味显而易见。

本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贵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贵阳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茂名市妇幼保健院
牙克石市中蒙医院预约挂号
南昌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