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异界奇妙冒险 第327章 出关与神殿

2019-11-08 01:24:08 | 来源: 西餐

异界奇妙冒险 第327章 出关与神殿

“说实话,真的很有吸引力,但可惜我这条老命已经没有多久好活了,上次跟吾神取得联系的时候,吾神已经明确的告诉过我,就算穷尽教廷这些年的库藏也不能让我延寿多长时间了,除非我能在实力上面取得突破。要能突破我又何必等到今天,纵观整个宗教世界,非神眷之属,能凭着自身天资晋升半神的又有多少?吾神已经明言会在神国之中给我留下一席之地,我已经很知足了。”听到光明教皇冕下的话,老年大主教甚至连动作都停顿了几秒,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光明教皇的提议后摇头驳回了那诱人的提议。

“神眷者,哼,整个世界上活着的神眷者有几个?倒是前些年听说公正神殿那边找到了一个,但那又如何?百余年来出现的神眷者数都数的过来。算上那些快死了的神眷者,才堪堪满一手之数!就公正神殿的那新鲜出炉的神眷者,现在也堪堪迈入黄金正在窥视传奇而已,等他成就半神,估计我那时的骨头都能拿来敲鼓了!一个教派怎么能是指望一个人就能支撑起来的。……说来说去还是要看那些异教徒的行动啊!居然把希望寄放在别人身上,真是不甘心。”教皇长长叹的口了气,举起手里的红茶一饮而尽。

“就算那个神眷者现在才堪堪黄金又如何?十多岁的黄金强者已经很了不得了,当年你十多岁的时候又是如何?我记得我当年二十岁的时候才堪堪模糊感应到吾神的荣光,晋升白银而已,相信你也好不到那去吧?……最少公正神殿那边一个好用的打手是跑不了了,未来也公正之神麾下也会多出一个强力的从神出来。”老年大主教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尚算年富力强的教皇冕下。虽然很赞同他的一部分观点,仍然出声点出了他话语中没有说到的一部分。

外界的围绕着罗伦斯的纷纷扰扰虽然暂时还干扰不到他,闭关之中的罗伦斯也不好受,第一次冒险做这种飞跃式突破的他,根本没预料到连续突破两大位阶会遭遇究竟多大的风险。盲目乐观的罗伦斯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试图点燃神火了。前两次一次败于过于贪心。妄图点明神火结果也就不用多说了。一次败于过于小心,点燃了一个内力神火,结果因为这个世界没几个人修习内力的关系,火光闪烁了不到一瞬就自行熄灭了。现在这次也就是第三次,按照罗伦斯对于自己灵魂消耗的速度与不知道哪来的信仰线来看,这次要是再不成功。罗伦斯不但会当场跌落会传奇阶段,甚至这一辈子都只能在圣域徘徊,就别妄想着还有更多的机会再次尝试点燃神火成就半神了。

“轰,轰,轰。”虚幻的燃烧声在罗伦斯耳边响起。再一次将自身灵魂与外来信仰压缩成一个点,借助曾经有过一次的成功经验,罗伦斯终于再一次的点燃了神火。无尽的力量伴随着神火的燃烧,跟随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向罗伦斯的身躯输送这磅礴的力量。罗伦斯却没有着急着马上苏醒过来,而是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神火所能勾连上的神职。

“黑暗、知识、滋养?有些杂乱啊,虽然都算得上强力的神职,但怎么看都是半截半截的样子?知识是文明的一部分,滋养是生命的一部分。黑暗倒是全职了,可……名声不太好听吧?”随着神火的点燃,海量的知识从虚空中灌输到罗伦斯的身上。罗伦斯一边梳理着这些至关重要的神袛知识,一边苦恼的挠着脑袋。想起无论在哪里黑暗都是作为反面被竖立的典型,罗伦斯就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尽管早些年间他曾经梦想着成为黑暗神也是一个样。

“不管了,我又不敢去尝试掐灭神火,那就只能撞翻南墙不回头了。一条路走到黑了。”想起曾经点燃了一瞬间就熄灭的内力神火带给自己的痛苦于折磨,以罗伦斯现在的半神之尊也不禁浑身冷汗。痛苦还能忍。问题是那种从灵魂发出的毁灭又新生然后在毁灭的煎熬,哪怕仅仅是想起。罗伦斯都有一种自己要疯掉的感觉。

伴随着罗伦斯渐渐睁开的眼睛,他身边凝实得黑暗元素开始散去,光明先是丝丝缕缕朦朦胧胧的从外部想里透入,渐渐的如同一把把利刃一般直直的向罗伦斯所处的地方直插而去,毫不留情的撕裂了拱卫在罗伦斯身旁的黑暗。尚算万幸的是目前正好处于夜晚,尽管天上明月高悬却比大白天的光亮好得多了,最少罗伦斯四十五度角望天的时候没有迎风流泪就是极好的。

“光明神殿没有传假消息,没想到他那么快就迈入半神阶了!趁他现在还在摸索神火运用的时候,接连突破的他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杀啊!”因为天黑,罗伦斯散去身上黑暗元素的时候,一旁的众人猛的从光亮如日转换到了正常黑夜的场景晃了一下眼,等他们眼睛恢复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没有察觉到罗伦斯刚刚散去那浓密如雨如雾的传奇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暴起如蛟龙一般就想罗伦斯袭杀而去。一旁还有人配合默契的故意用大喊扰乱罗伦斯的心神,想要帮助同伴能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说:一切对我敌视的人,都将遭受到禁锢。我说:一切对我刀刃相像的人,都将迎来审判。我还说:愚昧的人向神袛挥动刀刃,他们将不会得到任何神袛的原谅

!”大预言术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罗伦斯这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装逼的心思,模仿大预言术做出来的一种中二行为而已。什么我说神说的根本就是狗屁,一切的基础其实还是罗伦斯点燃了神火之后,依仗自身对黑暗如臂使指做出来的效果而已。

“说是吧,为什么来袭击我?我相信我跟诸位先生远日无缘近日无仇的,很多误会还是可以解开的。”罗伦斯故意用黑暗元素将他们捆成了结结实实。如有实质的漆黑之刃也直直顶在众人的要害之处,确定了万无一失之后,这才悠然自得的开口向这群传奇强者询问道。与此同时,他还注意到萨欧莉丝那飞快朝自己飞来的身影,转过身子默默的对萨欧莉丝笑了起来。

………………

“所以你们误以为我是一个流落在光明神殿外的。即将诞生的半神?所以打算将我扼杀于摇篮之中么?那么我有一个疑问,光明神殿就没有采取丝毫动作,仍由你们这样宰杀掉自家碗里的强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罗伦斯感觉有些荒谬,居然将自己这正儿八经的黑暗元素使用者当成了光明的使徒,他们这是给有多眼瞎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不能说没有,但我们联合了起来一起对光明神殿施压。在取得了光明神殿的低头之后,才会有今天的这一次行动。不过据长老们说,这次光明神殿的低头有些奇怪,他们以为光明神殿会再抵抗一段时间获取大量的交换利益之后,或者干脆慢慢拖时间等待您出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光明教皇也不是这样愚蠢的马上放弃的人才对。”这些刺客们没有佩戴自身所属势力的一切可供让人分辨的徽记,使用的力量特征也不是很明显。罗伦斯不好揣测究竟是那一方势力拍出来的,就算想要追究也无从追究可言。

“回去告诉你们的大人,我的丈夫将要希望能够成立自己的神殿,我们并不想跟任何人为敌。如果你们能说服你们身后的神殿,不来干预我丈夫成立神殿的行为的话。这一次错误的刺杀行动,我代表我的丈夫将做出不会有任何追究行为的诺言。如果不能,相信你们也知道你们的下场了!也请相信你们的神殿不会有几天好日子过的。”萨欧莉丝满意的看着罗伦斯割破自己的手掌。将泛着淡金sè光芒的血液注入到拥有两人血脉的龙蛋之中。数个龙族特有的秘法印记在当事人恐惧的面容下印在了刺客们的身上,然后才示意他们可以滚了。

“成立神殿?莉莉你知道这究竟有多困难么?真不应该放他们走的啊!”罗伦斯没有阻止萨欧莉丝将刺客释放的行为,反正他们身上还留着萨欧莉丝的秘法印记呢。就算他们想要逃也不可能逃出罗伦斯跟萨欧莉丝的手掌心了。就跟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一样,想要他们什么时候死都可以。

“还记得你在龙城的时候,问我神神秘秘的在进行着什么么?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哦!一个即将成立的神殿作为我们夫妻结婚的礼物,奥伯你喜欢么?”小心翼翼的捧起彻底换下了银sè花纹,淡金sè铭文魔法阵布满的龙蛋,萨欧莉丝兴奋的检视了几下后笑出声来。一位半神是自己的如意郎君。这下自己的那些姐妹淘们还能拿什么来取笑自己,光是想想萨欧莉丝就觉得分外的舒心。

“莉莉你早就预计到了我能成为半神么?”罗伦斯皱眉接过萨欧莉丝递来的龙蛋。感受着自己血脉那动人心魄的跳动,这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罗伦斯还是打算弄清楚些比较好。

“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我的丈夫就算没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最少也能帮他把他的事迹在世界上流传,这样在奥伯你逝去的时候,还能有一些事情来安慰我。当然,如果奥伯你能走到那高举神座的那一步当然最好,如果不行。最少我也是帮你流传下了你的事迹,不是么?来看看吧,这里有我雇佣的那些吟游诗人写下的教义,你来看看那一部比较让你满意。”萨欧莉丝笑了笑,轻轻的挽住罗伦斯的手腕将身子靠了上去。罗伦斯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明白,跟他一起生活了那么救的,萨欧莉丝当然清楚罗伦斯仅仅是随口问问而已:“选定了教义下一步就是选择教皇了,过几天我将他们一起带到你的面前让你看看吧。”

“唉,莉莉,你应该知道,虽然我走了雇佣兵这条路,但我一直没想过去做什么争霸的事情过。成立自己的一方势力,这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你知道么?可能你以前的那些积蓄会完全不够呢。”罗伦斯收下了萨欧莉丝放在一旁地上的那堆书籍。因为日照太过的关系,罗伦斯原本身处的那处庄园早已化成一片废墟,除了罗伦斯一直以来所坐的那个地方外,甚至连一块平整的地方都难以找到,所以萨欧莉丝才不得不将这些重要的教义给随手丢到了自己的脚下,太多了,萨欧莉丝感觉捧着的话会让自己一贯的形象受到重大的损害。

“走吧,我们先出索尔帝国皇宫休息一晚,明天再让他们给我们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居住好了。”萨欧莉丝的话罗伦斯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身为天下除传奇种族外一个巴掌能数清的顶尖强者,罗伦斯不自觉的产生出了一点点的骄傲之心,这样以前在他看来有些逾礼的行为,现在也被罗伦斯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施施然的就向索尔帝国皇宫走去。

“他们这些都还没弄清楚我的神职是什么就写出来的教义,出了一些人写的确实有些亮点意外,都还是太空泛了,让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随便找几本教义给东抄西袭给弄出来的。算了,我的教义最好还是我自己写好了,对了,让人帮忙通知一下亚伦过来吧,他的哥哥既然已经成为世界上顶尖的强者了,让他收益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受了我的血之后,会不会拖延他出世的时间啊?别是在蛋里夭折了。”罗伦斯一边走一边挠头烦心教义,一边还为自己那未曾破壳出世的孩子担心。未完待续

陕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贵阳癫痫专业医院有哪几家
泰安市第一人民医院
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