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金字塔底层的网文江湖谁在蚕食作者利益免费阅读福兮祸兮

2020-11-20 18:54:22 | 来源: 主食

金字塔底层的网文江湖 谁在蚕食作者利益?免费阅读福兮祸兮? 有人卖出高额影视版权,有人一年写35万字收益仅3000元——作者收入差异巨大2017年,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同期市场规模的58.3%——盗版损失如何防范?新闻里,人们司空见惯了“某某作者的小说卖出千万元影视版权”的信息。然而,这些“塔尖”网文作者是少数。在他们脚下,还有至少700万作者,仅靠写小说难以生存。2018年年末,一家投资千万元的初创企业解散,任职HR(人力资源)的未雨(化名)处理了一个又一个同事的相关事务。公司解散后,未雨没有再找HR相关的工作,而是进入了一家珠宝店当营业员,“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有空闲时间继续写小说。”然而,不管是珠宝店的营业员,还是阿里文学的作者,两种身份都只能让未雨凑合度日,“我现在过的是很清贫的生活。”事实上,在网文世界里,像未雨这样的作者,至少还有700余万。众生相据阅文集团2018年财报,阅文集团旗下小说平台共拥有作者770万。2018年,阅文各平台上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作家仅1000余人。“白金作家”及“大神作家”的人数为403人。阅文各平台上其余的作者,靠写作达不到月入8333元的水平。除了“金字塔尖”的作者,不管是晋江文学城的作者,还是阅文旗下的作者,对他们来说,靠爱好支撑,才是真实状态。引子/一毛钱为啥网文作者如此在乎?晋江文学城于近日推出“作者改文收费”的新政策:作者对章节进行修改,第一次需扣除100“月石”,第二次200“月石”,第三次及以后10晋江币。其中,“月石”一般通过签到或分享文章获得,而晋江币则需要充值,10晋江币即0.1元,这也意味着,当晋江文学城的作者对其所写章节进行第三次及以后修改时,需要花费1毛钱。该政策在推出后引起轩然大波,被许多晋江作者抵制、抗议。目前,该功能已经下线,但仍有网友感到疑惑:1毛钱对作者来说很重要吗?目前,晋江文学城对VIP章节的标价大约为1000字3晋江币,即1000字的标价为0.03元,而作者在与平台五五平分以后,所能获得的仅1分5厘。不过,上述价格为标价,如有多个读者购买,作者通过1000字获得的收益也会成倍增加。作者小唯(化名)告诉记者,她在与晋江文学城签约后,先后写了三本收费小说,总字数近50万字,收费章节字数约为35万字左右,但她在晋江文学城获得的总收益,至今不到1000元。即便她的收益惨不忍睹,但她在晋江的签约作者中却排在前2/5。记者翻阅晋江文学城的签约作者排行区发现,目前,晋江文学城共有签约作者46639人。无论是以读者收藏数排序,还是以作者积分排序,小唯都在大约18000名左右。多名晋江签约作者告诉记者,晋江文学城的副总裁老刘(论坛网名为“管理员003”)曾透露,2017年全年,晋江文学城中平均月收益超过万元的作者,大约只有1000名左右。江湖/金字塔塔尖塔基,收入差异大一毛钱,引出了一座网络文学作者的“金字塔”。我们发现,真正靠写网文风光无限的,是“塔尖”的少数人,而“塔基”的大多数人,生存状态是怎样的?塔尖作者——月入8333元以上阅文旗下770万作者 仅1000余人能靠写作达到除了以独特的“晋江风”招揽读者的晋江文学城以外,由腾讯文学和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的阅文集团,在网络小说平台中几乎占据半壁江山。普通大众所熟知的起点中文网、QQ阅读、红袖添香、潇湘书院以及云起书院等,均为阅文集团旗下的小说平台。据阅文集团2018年财报,阅文集团旗下小说平台共拥有作者770万。不过,即便阅文旗下拥有近770万作者,但像唐家三少这样的知名作者也仅是极少数。阅文集团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2018年,阅文各平台上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作家仅1000余人。“白金作家”及“大神作家”的人数为403人。这也意味着:在770万的作者中,仅有1000余人能通过写作,月收入达到8333元以上。琪琪(化名)就是位于“金字塔尖”的作者之一,她是阅文旗下某平台的作者。琪琪告诉记者,目前她全职写作。虽然具体的收益不便透露,但收益足以支撑其开支,且有富余。塔基众生——“靠爱好支撑”一年写了35万字 只有3000元稿酬但除了“金字塔尖”的作者,不管是晋江文学城的作者,还是阅文旗下的作者,对他们来说,靠爱好支撑,才是网文江湖的真实状态。“我认识的绝大多数的网文作者都有一份正式工作,然后利用上班前2小时或者下班后的时间写作,基本都是靠爱好。”在阿里文学平台写小说的未雨称。不再做HR的相关工作后,未雨新找的工作是珠宝店的营业员,“营业员一个月钱也不多,我看中它只是因为上班时间也可以写点小说,我现在过的是很清贫的生活。”未雨不愿以小说的字数换取稿酬,她一年写了35万字,但最终只有3000元的稿酬。除了稿酬以外,作者还能获得小说分发到其他渠道的收益分成,但是,“我有一次收到过11块钱的渠道费,还有一次只有1块钱。”网文作者们在财富和数量上呈现两极分化。冰山下的绝大部分,是占据行业大多数的普通作者以及少得可怜的收益。对于网文作者的金字塔结构,阅文集团的高级副总裁、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之一罗立(黑暗左手)告诉记者:“创作者必然可以简单分成两层:业余爱好者和职业创作者。业余爱好者满足自己优先于满足其他读者,大量满足自己的创作者则构成了金字塔的底层。当然,绝大多数职业作家也都是从业余转过来的。”登顶之路——卖影视版权作者称吃过不考虑影视化成本的亏未雨在往职业创作者的道路上走。她的一本小说入选了“HAO计划”,这是由阿里文学、优酷和阿里影业联合启动的计划。作者在阿里文学进行创作后,阿里文学将开放IP资源,由相关方进行影视内容制作。不过,由于未雨的小说题材特殊,拍摄成本预计超过亿元,而且未雨暂时没有什么名气,影视化迟迟没有下文,相应的影视版权费用也始终没有听到声响。“没办法,当时写的时候,没考虑过影视化成本。现在写的这本,影视化成本很低,可能四五十万、甚至二三十万就能拍成。”未雨说,“作为一个作者,我一直在为自己寻找生存之路。”“相比无线渠道、读者订阅或出版,一旦卖出影视版权,对作者来说就会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且,影视化改编以后,作者会更有名气。这应该是绝大多数作者的梦想。”小唯告诉记者。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应有行业收入盗版蚕食 超过一半本报红星新闻微博发表该报道后,有网友评论道:“真写得好自然有粉丝追,这不能怪市场。”事实上,持这种意见的网友不少。或许,除了市场的选择,我们似乎也应该关注,是什么在真正蚕食着金字塔中作者的利益。据艾瑞咨询发布的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8.3亿元,相较2017年降低了21.6%。2017年,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同期市场规模的58.3%。也就是说,网络文学一年本应有的行业收入中,有一半多都因为盗版而流失掉了。网文作者肘子计算过盗版文学给自己带来的损失,“大概达到千万元左右。”而作者锦凰估计,如果算上盗版收入,自己的收入可以提升1/3。作者维权成本高“我现在最恨的就是盗文网站。你每天下班花两三个小时写连载,刚发布出来,分分钟就被这些网站偷走。最可气的是,在有些盗文链接下,一连串的‘谢谢楼主整理搬运’评论,却没有人感谢作者辛苦码字。”小唯说。小唯在晋江文学城有不收费的全本完结小说,但到正版渠道阅读的读者仍然是少数,盗文网站的评论数甚至远远多于正版。“我偶尔会搜一下自己的小说,有的盗文网站留有联系方式的,就发晋江提供的相关文件过去,要求他们删除;有的没有联系方式,只能向百度举报,要求百度搜索引擎屏蔽相关搜索结果、取消百度网盘的分享传播链接。”作者阿九(化名)分享她与盗文网站做“斗争”的经历,称连载文如果做好防盗,收益会高出很多。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黎卿长期处理互联网行业的维权案件,是业内的资深律师。他表示,目前网络文学维权案件周期往往很长,光取证可能就需要半年,走完全部的案件流程可能需要一年多的时间,“作者本身完成网络文学作品的日更就很费时费力了,很多作者为此连家门都出不了。如果要去聘请律师的话,往往不见得能找到专业对口的知识产权律师,单独承担高额的律师费用也很难接受。”盗版技术更新快更困难的是,盗版技术日新月异,不断更新换代:如盗版链接、盗版网文APP等;许多侵权盗版者,还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打击起来十分棘手。在孙黎卿看来,网络盗版技术的更新速度,已经远远超出原有认知。对于《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条文,已经有不少“聪明”的盗版从业者想出了应对措施,既能名正言顺地搬走小说,又能在法律上找不到追责的痕迹。判赔力度方面,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且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作家的损失。如何有效防盗版在锦凰看来,搜索引擎是不可忽视的一环,“如果能通过搜索引擎,用技术手段对盗版内容进行屏蔽和限制,能极大降低盗版网站的流量,对实现正版化很有价值。”更重要的是立法的完善。上海市版权局版权管理处相关负责人王骞介绍,“目前,上海的网络文学产业在全国也是领先的。”政府正在积极探索技术上的创新手段,通过大数据监测,搜索服务器在境外的网站,并“一网打尽”。同时,正在积极建立白名单制度,进行跨地域、跨部门的版权合作,建立全面有效的协同机制,深化查处打击的效率。新的问题免费阅读来势汹汹能让盗版用户更少,但让作者更穷?从2018年起,米读小说、爱奇艺阅读、连尚免费读书等平台来势汹汹,以“免费阅读”的形式快速打开市场。而在这些小说平台的背后,分别是趣头条、爱奇艺、Wi-Fi万能钥匙等,给予资本和流量引导支持。“BAT”也不甘落后。阅文集团(腾讯系)于今年春节期间推出飞读免费小说;而据36氪7月31日消息,百度入股七猫免费阅读;另外,阿里巴巴旗下书旗小说APP的定位也是“免费小说电子书阅读器”。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阅文推出的免费阅读产品“飞读”,进行数字阅读普惠,是有利于把盗版用户转变为正版阅读用户的有效措施。但是,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2019年年初,唐家三少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免费阅读应该是未来的趋势。我认为未来的内容就应该是免费的,所有付费可能都是在内容的增值上,就是我们所说的多版权运营上。”不少网文作者在相关论坛对此进行了激烈讨论。不少作者认为,免费阅读模式对于“塔尖”作者们来说更好。因为这些作者本来就是靠售卖版权获得绝大部分收益,但对于“塔基”作者来说,一旦读者习惯了免费阅读模式,他们的收益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而对于作者来说,记者采访的多位作者均表示,目前还没有感受到免费阅读对行业带来的变化。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综合澎湃新闻新闻推荐新三板做市 缘何沦为烫手山芋制图王珍一家券商最多时做市145家公司,如今最少的不足2家7月31日,创新层川企领航科技(831706)发布公告称,由于为公司提供...贵港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贵港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贵港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贵港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