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绝世妖尊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追杀

2019-10-21 15:27:11 | 来源: 烘焙

绝世妖尊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追杀

紧随在血锤之后出现的血徒显然没想到,自己这不知运用了多少次的声东击西之术,竟然一下就被古尘识破了。

当血锤被古尘一把抓在手中的时候,血徒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无匹的力量,就将他扯了过去。

血徒脸色大骇,力量上,被绝对的压制,他根本无法从力量上占到丝毫的便宜,这一下若是被拉过去……。

看着古尘狰狞的表情,血徒心中一狠,猛的松开了手中的血锤.

弃车保帅!

此时,他若是随着血锤被一起拉过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他宁愿选择损失一把武器。

血徒刚刚的将血锤松开,还未离开,血锤突然倒飞,粗如手臂的锤柄,一下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被锤柄这一下砸在胸口,血徒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碎裂了一般,疼痛蔓延全身,消失在了血雾中。

古尘一拉一推,闪电般的简单动作,直接让血徒在心中将他的危险等级提升数个档次。

单手抚胸,血徒藏匿在血雾中大口喘息,他恶狠狠道;“不知道是个什么血脉的半妖,竟然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力量,索性他修为尚且低,不足以对我造成威胁,也罢,看来今天不易继续,以后再说。”

血徒虽然猖狂,但是他二十年前就是横极一时的恶人,二十年前就有和木正天交手的经历,他比大多数人更懂得分辨形势,什么时候该猖狂,什么时候该收手,绝对不会上头

,血徒再也顾不得所有,一甩身后的血色大氅,直接遁向了天际。

呼!

看着血徒消失在远方,古尘身后偌大的凤羽闪动,像是一座会飞的山峰,追了上去。

虽然古尘体型很大,但是速度却一点也不迟钝,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两人顷刻间就飞出了被血雾包裹的山峰,一大一小,像是划破黑夜的两道流光。

其实古尘也只是抱着尝试的态度实验,毕竟他知道,自己一旦化身妖魔,体型就会暴增,单凭那一对小小的凤羽是无法让其飞起来的,但是他没想到,效果奇好,凤羽的尺寸竟然会随着他的体型改变,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紧紧的追在血徒身后,古尘双眼轻眯,默默的感受着气流从自己的身上划过,不知道是不是凤羽的原因,火凤天生就是空中霸主,是飞行中的王者,对风,气流的掌控,有着绝对的天赋。

而古尘融合了那一根凤羽之后,也感觉到了气流和风向的变化,他双眼轻眯,似乎能感受到天地间交织的那一根根无形的脉络和通道,直觉告诉他,有些脉络适合躲避,有些通道适合驾驭,只要他能合理利用,速度将会暴增,并不是单纯的依靠扇动的速度,要学会驾驭气流。

一时间,追杀血徒好像变的不再重要,古尘沉浸在这种感悟中,火凤式运转,凤羽轻轻扇动,他借助气流的力量,适当的时候扇动一下羽翼,然后时不时的轻微调整身体的方向,似乎在躲避一道道无形的锁链。

开始的时候,古尘有些生疏,甚至是因为羽翼扇动的速度下降而速度减缓,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大。

但是,随着古尘越发熟练的沉浸在对天地间气流和脉络通道的掌控,他的速度开始逐渐的提升,有的时候,他好一阵才扇动一下羽翼,但是速度却会暴涨。

“天地万物皆有法则,这就是天空法则,顺势而为,比粗暴更加的有利!”

古尘顷刻间顿悟,若是拼命的扇动羽翼,只是相当于一个空有蛮力的人不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而他现在,就是一个对力量运用,有了初步窥探的人,蛮力已经不屑使用,开始步入更高的一个层次。

古尘喃喃;“神魔九式,虽然只是九种变化,但是每一式的延伸,却博大精深,这恐怕是那创造者都没想到的事情吧。”

嘴角浮现一道弧线,古尘看着正在奋力逃跑的血徒,脸上浮现一抹不屑,蛮力,纯粹的蛮力,丝毫没有领悟空中的法则。

羽翼再次扇动,古尘的速度猛的暴增。

血徒脸上浮现一抹得意,见古尘渐渐的被自己甩在身后,心中暗道;“毕竟只是初阶转元境,就算是有双翅膀,但是如此大的体型下,能飞多快?”

血徒心中暗自得意,甚至是已经想到将古尘甩在身后,甩的再也看不到踪迹,可是还没等他心中的得意结束,脸色又逐渐的严肃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的速度怎么一下提升了那么多?”

察觉到原本被甩在身后古尘,竟然在急速的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血徒眼中闪过一抹骇然;“难道他开始的时候没有用全力?”

距离越来越近,血徒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果然留有后手!

突然,血徒猛的一咬牙,一指点在了自己的小腹,脸色一片狰狞,而他身上的气息伴随着这一指,猛的暴增,速度也是再次攀升,让古尘两人的距离无法再拉近。

古尘闲庭信步的追在后面,看着速度陡然增加的血徒,眼中闪过一抹不屑;“身上的气息陡然增加这么多,看来是一种类似激发潜能的秘术,但凡这种秘术,没有对身体无害的,待到这段时间过去,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砧板上的鱼肉。”

血徒身上的气息猛的暴增那么多,古尘自然不会以为他是隐藏了实力,而且两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被拉远,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反倒是血徒,额头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突然,血徒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也无心和你争斗,为何要追着我不放?”

妥协吗?

古尘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你怎么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仇恨?”

血徒一怔,道;“那是很早之前,当时我并没有来凤阳城,只要你愿意放弃和我追逐,我愿意将那当初追你的最后一个人,交给你。”

“你是说马童?”

血徒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古尘继续道;“不用了,马童在我来找你之前,就已经被我杀死了,顺便告诉你,你们玄阴教在黑风谷的人,全都死了。”

血徒猛的回头,他双目赤红道;“你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和玄阴教作对?”

“人都已经杀了,有何不敢?”古尘戏谑道,“况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一直以来就在和你们作对啊。”

“你!”血徒双眼大睁,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古尘戏谑的眼神,猛的回味过来,“你是那个龙虎军统领古尘!”

“嘿嘿,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不觉得太慢了吗,同是初阶转元境,如果我换做是你,早就想到了,看来你脑子还真是有些愚钝!”

见古尘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血徒眼中一片惊骇,更是一片愤怒,他太大意了,古尘和武赐两人竟然敢单独前来,肯定是有把握,但是他却天真的以为,两人是不知天高地厚。

也怪两人当时的表演太过逼真,让血徒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武赐的身上,以至于根本没有想到,古尘才是最大的威胁,毕竟古尘当时惊恐的表情,祈求武赐留下,和武赐那‘我不是龙虎军的走狗’真实的蒙蔽了血徒。

可是现在想通了这些又能如何?

血徒心中纵然愤恨,但是事情也已经发生,想想自己刚上任,在凤阳城的分舵就遭到了灭门之灾,纵然是他活着返回了清风府,恐怕也会遭人耻笑。

猛的想到这,血徒身影直线坠落到了下方的一座山峰上。

古尘紧随其后,轰的一声,偌大的脚掌,让地面上的裂痕,龟裂出十数丈。

“想通受死了?”

“是你死!”血徒一声暴喝,随后猛的挥手,一把闪烁着耀眼红色的晶体飞出。

红色的晶体,不过指甲大小,古尘双瞳猛缩,一共八颗,虽然小的不入眼,但是却蕴含着一股及其暴烈的气息。

郑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金昌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商丘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郑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金昌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防动脉硬化的药物

颈动脉硬化吃什么药

颈动脉硬化吃什么药

动脉硬化如何检查

宫颈糜烂有哪些塞的药

宫颈糜烂注意哪些饮食

海南保妇康栓

海南碧凯药业有限公司 保妇康栓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吃立可安能改善肠道感染吗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

o型腿属于佝偻病吗

宝宝o型腿是佝偻病

导致佝偻病枕秃的原因

佝偻病o型腿能治好吗

拔完河腰酸背痛怎么办
练气功腰酸背痛的原因
为什么健身完腰酸背痛
腰酸背痛脚抽筋手抽筋
腰酸背痛手臂肌肉酸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