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我真是大德鲁伊 082 蛊家秘库(上)

2019-11-08 02:45:04 | 来源: 菜谱

我真是大德鲁伊 082 蛊家秘库(上)

瑶皇就是瑶瑶女皇的简称!听见这句话时,洛云峰很想夸女儿有创意。文Δ学迷

可是他转念一想:不对啊,女儿是瑶皇,那我是啥?

洛云峰又回头看看前言,当他看见那句“依照先祖之约,在此恭候瑶皇及座下神兽”时。洛云峰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你他喵的说谁是神兽?”

老子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人说成是神兽?草泥马才是神兽!你们全家都是神兽!

他越想越气,变回人型抬手就给石板一掌。

洛云峰盛怒之下出手,一掌就把石板打得四分五裂。

“爸爸为什么生气?”洛瑶睁大眼睛望着爸爸:“是瑶瑶说错话了吗?”

洛云峰还真不好回答女儿的问题,他只能转移话题:“呃,其实爸爸就是想看看,石板里会不会藏着秘笈。毕竟武侠里都是这么写的。”

“原来是这样啊。”洛瑶毫不怀疑父亲的借口,她蹲下去翻石板碎片:“让瑶瑶帮爸爸找找看。”

没多久,小丫头真在石板断开处现了异常:“爸爸快看,真的有藏宝图。”

石板里有一个钛合金的盒子,盒子上写着一行小字:顾绛霜亲启。

“原来不是藏宝图啊?”洛瑶有些失望,她抬头望着爸爸:“是给霜姐姐的东西,爸爸要不要打开看看?咦,爸爸你在做什么?”

洛云峰蹲在沙地上念念有词:“爸爸感觉到了来自命运女神的恶意。我正在想,要不要向艾露恩告状?”

为什么蛊寒音会知道我们要来?为什么她知道来的人会是小女孩和雪豹?洛云峰敢誓

,他变雪豹是临时起意;目的是为了逗女儿开心。

这也能被一个死掉的老太婆预测到?太不可思议了吧?

另外从落款来看,蛊寒音是一五年才死,比黑暗圣堂预计的多活了两年。

假如瑶皇是指洛瑶——洛云峰已经有点相信这个结论。

那上一任瑶皇又是什么玩意?洛云峰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哪来的瑶瑶二世?

或许蛊寒音留给顾绛霜的盒子里,会有合理的解释。可是当着女儿的面,让他拆顾绛霜的信。这不像好爸爸该做的事情。

“君子不窥人**。”虽然他很想拆开看看,但是在女儿面前,洛云峰维持住了高尚的形象:“丫头,把东西收好,回去之后交给霜姐姐。”

洛瑶听话的收起盒子,她把目光转向了第一块石碑:“这里面会不会有宝贝?”

没等洛云峰回答,小丫头跳起来一记飞踢:“嘿——哈。”

第一块碑立在这也不知几百年,本就风化侵蚀严重。

被洛瑶一记飞踢,顿时四分五裂。遗憾的是,小丫头没从里面找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哎,纳土纳群岛上为数不多的文物。一件能证明自古以来的证据,就这么被你毁了。”洛云峰叹了口气。

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望着父亲:“瑶瑶不是故意的,不要扣瑶瑶的零花钱。”

洛云峰微笑道:“没事,都包在爸爸身上。”

身为父亲,就应该帮女儿解决棘手的问题。而且解决的方案简单无比:将满地的碎片都抛入海中,毁尸灭迹。

做完这一切,洛云峰满意的拍拍手:“看见没有?事情顺利解决。唉?瑶瑶哪去了?”

洛云峰突然现女儿不在身边,他顿时紧张起来,扯开嗓子大喊:“瑶瑶,你在哪。”密林里远远传来女儿的声音:“爸爸快来,瑶瑶又现新的宝贝了。”

真是拿这个女儿没办法,洛云峰赶紧往密林中走去:“你又现了什么?这里有蛊家的诅咒,走路的时候小心点,不要乱碰乱摸。”

说是密林,在这个方圆不过千米的小岛上,密林其实也就几十米的宽度。

林间灌木驳杂,地面高低起伏很不好走。洛云峰走了足足两分钟,这才找到女儿的位置:“你找到什么了?”

“嘘,爸爸不要吵。”小丫头指着前方的一个洞窟,洛瑶小声道:“瑶瑶感觉到里面有宝贝。还是瑶瑶最想最想要的宝贝。”

见女儿说得郑重其事,洛云峰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好,瑶瑶跟在爸爸身后,我们进去看看。”

洞窟貌似是天然形成的,但也有人工修缮的痕迹。比如说进洞的时候是往上坡走,但是进洞数米后,上坡就转为下坡路。

这保证不管外面怎么下雨,雨水不会倒灌进洞中。

下坡路上的台阶,也是人工开凿的。洞内凉风习习,一点没有阴暗闷热的感觉。

山洞不是很深。父女俩沿着山洞一直向前,没走多久就走到山洞内一个大厅之中。

大厅内伸手不见五指,以洛云峰的目力,也看不清厅内全貌。

“光亮术!”洛云峰捡起一个石头抛出去。

石头在空中骤然光,落地时已经变得跟一百瓦的灯泡差不多。借着光芒,洛云峰看清了山洞内的全貌:这是一个直径大约五十米、高约十米的地下空洞。

几乎是正圆形的空洞修的极为讲究,一边是白石铺成的地面,一边是漆黑幽深的水池。周围的墙壁上还刻着八卦方位。

洛云峰走近观看,现逗号一样的白石地面上,有个直径两米的井。井里的水几乎跟地面平齐。

另一边的水里,也浸着一个直径两米的白色大石球,白色大石球有一半露出水面。

“阴阳鱼?太极图?”洛云峰有些哭笑不得:“这就是蛊家的禁地?这是暗组和黑暗圣堂梦寐以求的武库?我看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丫头突然嚷起来:“爸爸快看,天花板上有字。”

纵然相隔十米光线昏暗,洛云峰依然读出了天花板上的方寸小字:“凡我蛊家子弟,擅入此地者,万蛊散尽蛊术尽失。外人入此地者,万蛊噬心,不得好死。”

满满一天花板,写的都是这一句话。

读到这里,洛云峰出由衷的感叹:“呵呵,蛊家不光对外人狠,对自己人更狠。我就弄不明白了,他们煞费苦心建这个鬼地方,到底有什么用?既不阴森,也不恐怖。拍鬼片都嫌它不够格。”

“要是文字具有诅咒效力,蛊家又何必修练蛊术?”刚一低头,洛云峰现女儿又跑到墙边去了:“喂,丫头,你别乱跑好不好?”

洛瑶转头向父亲招手:“爸爸快来,这边也有字,这里写的好像是故事。”(未完待续。)

连云港好的妇科医院
贵州癫痫防治中心
简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静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