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覆云乱煜 第二十八章 瞑瞳

2019-10-12 21:37:54 | 来源: 汤羹

覆云乱煜 第二十八章 瞑瞳

“那是自然。”萧煜答应着。与小王爷几人进到正厅,分而落座。

小王爷又是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忽然道:“萧兄,对于当今朝事可有什么看法。”

萧煜听到这句话,心里早有计较,笑道:“萧某这些年一直深居简出,为母守孝。对于朝廷中的大事,却是不甚知晓啊。”

小王爷闻言一笑:“原来如此,那萧兄可愿听我说上一二。”

萧煜说道:“愿闻其详。”

……

东都内城,就在萧煜现在所在私邸的不远处,有一座废弃府邸,这儿曾是当朝大学士的府邸。

府邸主人因被牵连进太子谋逆案中而全家被杀,这里就这般被空闲了下来。

此时秋雨渐停。

府邸前湿漉漉的青石街道上走来一青衣道人。

他脸色淡漠,青色道袍上还残留着点点雨痕,鞋上沾满了泥泞。身后背了一把伞和一把长剑。

他沿着长街不紧不慢的走来,一直走到府邸正前

然后停下,转头看去。

门楼长期无人打理已经显衰败很多,门上漆皮脱落,两道封条还顽强的挂在大门上。石狮子倒了一个,另一个却是少了一个头。

这青衣道人便是秋叶。

秋叶的目光落在落在两扇大门之上,眼中的异样一闪而过,面容上却看不到任何异样的情绪。

他再次迈动脚步,脚步依旧如他往常,不紧不慢。

秋叶几步走到大门前,双手分别在两扇大门上轻轻一拍。

两道顽强坚持了很久的封条随风而去。

两扇大门发出一道刺耳的吱呀声,缓缓打开了一道仅可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秋叶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走了进去。而在他进门以后,大门又诡异的缓缓合上。

走进院子,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值钱的都已经被拿走了,只剩下不能动的和铺满了一地的落叶。

秋叶踩在地面上还带着雨水的落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平静的走过门房,走过月牙门,走过破旧的朱门,来到正院的前厅。

前厅里略显阴森森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黑色的痕迹,像极了凝固的血迹。

秋叶的脚步没有因此变得停缓一丝,他径直来到厅前,推开布满灰尘的房门。

里面一片狼藉。

秋叶淡然的目光看着这一切,开口道:“出来。”

他的声音不大,却回荡在破败的前厅中,不少尘土从房梁上被震落下来。

然后一切归于沉默。

片刻的沉默后,秋叶的话音有了回应。

回应秋叶的是一阵风声。

无缘无故的风,平地起风。

不知从何处来,穿过破旧的弄堂,穿过曲折的回廊,拂过碧绿的池塘,从四面八方而来。

地上积着厚厚的落叶被风吹起,然后整个府邸上空似乎又有一道无形屏障,笼罩了整个府邸,让风只在此间游荡。

凄厉的风声从各处响起,似乎在冷漠的回应的秋叶。

秋叶听着无尽的风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他是秋叶,他来自道宗,他是道宗这代弟子的首徒,是修行界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因为宗门委派,他远来东都,为了“那件事”,他有足够的信心,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独自一人面对佛门高手,他也可以完成。

没有人可以让他停下脚步。

除了这些风声。

因为他知道,这些风声就是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那风游荡在府邸的每一个角落里,看着破败的府邸和站在前厅的那名道人,凄厉的哀鸣。

……

秋叶聆听着风声,让他可以郑重对待的人不多,但此人绝对是一个。

他是履霜境界顶峰的大修行者,他是世间三大宗门魔教中的长老,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只能用他修炼的功法代替他的名字,瞑瞳。

当年瞑瞳还不叫这个名字,也不是魔教长老,他偶然间得到了一本诡异的法决,从此修为突飞猛进。一跃成为魔教位高权重的长老。

那本法决叫做瞑瞳。它的存在打破了修行界的规律。破坏了平衡。

有一种心态叫做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其他修行者提出了不同意见,于是这本瞑瞳变成了禁忌之术,也成了他的名字。

瞑瞳为世间所不容,于是他逃离了魔教,来到了东都。

秋叶知道这就是宗门让他抓住或者杀死的人,一个和自己实力相差无几的强者。

他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但是瞑瞳却不属于年轻一辈。

自修道以来,秋叶道心坚定,意志坚毅。片刻后他脸上的表情恢复平静,伸出手指在自己身前虚空缓缓划动。

伴随着天地元气的涌动,一个字符缓缓出现在他的指下。

道宗九字真言中的第三个字,“斗”。

青色道袍袍袖下看似寻常的手指,带动着磅礴的气息,向着院中四周散去。

悄无声息间,天地元气凝结成的“斗”字真言缓缓消失。无数的天地元气扩散开来,院中的落叶无风自动,将院中的风声震的一滞。

呼啸的风声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然而随后,风声再次响起,更显得凄厉。

院中狂风大作,被震到半空中的落叶被狂风卷起,如飞刀,发出嗤嗤的声音,射向秋叶。

秋叶神情不变,再次伸出手指,在自己身前写下一个字符。

道宗九字真言的第一个字,“临”!

漫天飞舞的落叶,盘旋着,就像一个个巨大的刀轮,旋转着,盘旋着,斩向秋叶。

秋叶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那些落叶距离他的身体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便再也无法前进一寸。

落叶的攻势却没有停下。

无数的落叶前赴后继般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打在秋叶身周一尺的无形屏障之上。

无数落叶在秋叶身周屏障上慢慢堆积,不过片刻的功夫,已经看不到秋叶的身影,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仿佛落叶构成的半球体。

好似一座落满了落叶的“坟包”。

秋叶便被埋在这个“坟包”之下。

无数的落叶继续如雨一般从天而降。覆盖在包裹着秋叶的“坟包”上,好像真的要变成一座埋葬秋叶的坟墓。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好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口碑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治什么好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是否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