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威震三界 第10章 一行字 敬请收藏

2020-01-09 17:24:52 | 来源: 汤羹

威震三界 第10章 一行字 敬请收藏

剑冬面沉如水,略作沉吟,而后与夏柳一起走了过去。。

转过拐角,一眼便看到奇葩居然又在指着一个雕塑大骂!而且这个雕塑??

要説之前所见引起剑冬色变,这一次。。他有些震惊了,因为从外观来看,这个雕塑与之前三个是一模一样,可这个。。比起前三个,有diǎn牵强的説,勉强算一个半成品。。

因为在它雕刻的脸上缺少了嘴巴。。

“不对!!”剑冬惊愕的喊了一声,旋即色变,这个雕塑所面对的方向与其他三个不一样!

奇葩转头看了剑冬一眼“干嘛一惊一乍的,这给我吓一跳!”

剑冬没搭理奇葩,脸色僵硬,眼神中浮现一抹难以置信之色,他一直盯着这个雕塑,脑海中早已将这四个雕塑联系在一起,每一个雕塑仅有脸上表情不一样。。

喜,怒,哀。。

即便第三个刻画的不是那么明显,可看到它的眼神,能让自己的心情如此低落,这也足以説明问题。

可这四个雕塑在不同的位置出现,到底想説明一个什么问题?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就摆在这好看吧?

这是一个老者,看样子,也绝非普通人,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想到这些,剑冬喉咙忍不住滚动一下,开始胡思乱猜起来,越想脑袋越疼

,想的久了,自己也忍不住敲了敲脑袋,疼痛的感觉让他制止了自己的猜想。

他四处看了看,很普通的山壁,也不像是有什么机关的样子。

缓缓走上前,伸出手,轻轻抚摸山壁的表层,滑滑的,怎么。。剑冬的目光复杂的盯着这一块山壁,而后他又将双手轻轻抚摸在山壁上,就这样,一放一离,持续了十几次,他咧嘴苦笑一声,好奇怪的山壁。

当自己的双手放在上面的时候,有大量的灵气会直接穿过自己手掌进入体内,而当自己的双手离开山壁,这种感觉戛然而止。

难不成这山壁也有聚灵作用?

“咱回去吧?”奇葩双手抱在脑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在这儿呆着也没意义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夏柳歪头望着奇葩。

“你别瞅着我啊,我知道我很帅,你这样瞅着我,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夏柳嫣然一笑,继续瞅着他。

“我真服了,你干什么啊你,那你説咱继续呆这儿干嘛呀?回去不好么?再去吃diǎn果子,挺好吃的对不对?”

夏柳脸庞突然阴沉下来,淡淡的凶芒在眼眸间闪掠,嘴角微微翘起“我是该相信你呢?还是该相信你呢?”

“必须相信我啊,再説了,即便我不提,你们不也得回去么?哈。。真服了。”

“喂!!你还盯着我看!!”奇葩有些惊慌失措了,因为他特别不习惯夏柳一直盯着他看,两个人不对付惯了,但凡这样,必然都是事出有因、诸事有果。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行了行了。我是真服你了。”奇葩一扬手,不耐烦的的道“我就是想吃老牛做的包子和饼了,咱带的那些吃的差不多了,而且已经凉透了,不好吃了!”

夏柳摇了摇头“还是不説实话呢!”

“那你説,我往回走干嘛?你丫有病吧。”

“你才有病!”

“那这路被堵死了,你不往回走啊?咋这话从我嘴里面説出来就变了还是咋滴啊?”

“哼!”夏柳白了奇葩一眼,道“出来的时候就要求人家牛大爷,我们回去的时候要好好的摆一桌,好好的做diǎn菜,最好再来diǎn酒,谁説的呀?不知道吗?你是又想酒了,是不是特后悔?出来的时候不带上一壶?”

被夏柳这么一説,奇葩嘴角勾起一抹怪笑“艾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可不是咋地啊,给我悔的不轻,一壶酒哪够啊?就该拿上几壶,咱策马奔腾、一起潇潇洒洒,喝diǎnxiǎo酒勇闯天涯啊!”

“勇闯你妹啊!”看到奇葩终于説实话,夏柳更是没半句好话“整天脑袋里想些什么呀?我们是出来玩的么?”

“不出来玩,干嘛来了?”

夏柳歪头看了一眼剑冬“不知道干嘛么?”

“我?应该知道么!”

“懒得搭理你!”

“好男不和女斗!”

。。

两人激烈的争吵,并没有扰到剑冬的思考,他对这四个雕塑充满了想象,他不断的变幻想法,先后将这个环境和这个雕塑联系在一起,其实要説这四个雕塑是一般雕塑的话。。他也不会耽误这么久来琢磨,就是因为巧合太多,而且,这雕塑给人的第一直觉特别的不舒服,要説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也説不上来!

长出一口气,多少有些不耐烦了,剑冬上前轻轻抚摸着雕塑的表面。

“咦?”剑冬眼前一亮,他清晰的看到在雕塑的侧面,有一行xiǎo字。

:一则动、二则添,动可扭转天地,添可画龙diǎn睛!

好有深意的一行字!这是在告诫自己什么么?动什么?添什么?

这给剑冬难住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行字,不断的琢磨,不断的考虑,就是想不出,一diǎn头绪都没有。。

“喂!咱走不走了?”奇葩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剑冬下意识的摆了摆手“今晚在这睡一夜再説!”

“怎么,怎么滴?”奇葩不可思议的盯着剑冬“你丫有病吧?咱吃什么,你还以为在果园呢,随便吃?我滴个亲娘,你丫神经病啊,从这住,不怕被狼叼走啊?”

剑冬拍了拍后背的包袱“还有diǎn饼,将就吃!”

奇葩一听是饼,眼睛眯的顿时无影无踪“吃那饼不如从地上捡块石头来的痛快,还能吃么?都硬成啥样了?我説,你可别让我上下不安了行不行?”

“噗。。”夏柳从一边突然大笑起来,走到奇葩跟前,拍了拍奇葩的肩膀“大哥,如果没有文化,咱少用词儿,那是忐忑不安,不是上下不安。”

“我乐意,你管得着么你,夏柳你别欺人太甚,我告诉你,我乐意咋滴就咋滴,你怎么什么事都愿意插一手?我你儿子怎么着的?”

“哈哈哈哈哈。。。”夏柳笑完,脸色凝重的diǎn了diǎn头“乖儿子!”

大同市第二人民医院
鄂尔多斯市第二人民医院
长沙治癫痫病医院
上饶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云南专门治男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