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仙命长生 第十章 跟我混吧vs我疯了么

2020-01-09 16:44:30 | 来源: 饮食

仙命长生 第十章 跟我混吧vs我疯了么

听到这个结果之后,众人不禁各自莞尔。

这一次连同那些凌云门弟子在内,非但没有出现哄笑奚落声音,相反却有不少人瞧向那朱砂的目光,都满带同情怜悯之意。

这少年看上去,怎么也不象肾虚力殆的样子,怎么居然会是这么差的命格!

主客座上的众多掌门教习,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次的命格鉴定仪式,大家原本对泉英门没有什么期待,反而更多的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而来。

而继段冷的十星命格出现后,大家震惊之余,似乎潜意识之内,都不再希望这泉英门中,再出现什么逆天的事情出来,否则在情感上也委实无法接受。

这名叫朱砂的少年,出现这样的惨淡鉴定结果,似乎比起前面那金系十星命格,更加容易让大家接受。

即便是奉啸天和泉英门众人,对于朱砂也没有抱什么奢望,他们如今有了段冷已经十分知足。

唯一不肯接受这结果的,自然是朱砂自己。

他双眼圆睁,眉头紧皱,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悲剧般的鉴定结果。

虾米东东?“庸碌”命格?弱于常人!开甚么玩笑!

本天才可是冲着十星命格来的,就算不给个十星成色,好歹给个八星九星也行,最低也来个五星以上成色吧,老天啊,你莫不是在耍我?

他一边愤怒的想着,一边又在那命碑凹槽中不甘心的按了几次,那鉴定命碑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朱砂如今的模样,看上去简直有些可怜兮兮。

在场的人群内,惟独那位黄庚教习看向朱砂的目光,似乎意味深长许多。

看到朱砂反复丢丑,玉韵在座上看的哭笑不得,嘴里轻声嗔怪道:“大庭广众之下,这孩子简直有些太胡闹了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还不快些住手。”

而那奉应雪心里也有些不忍,转头向玉韵疑问道:“娘汉森四磨汤小孩吃多少
,朱砂哥哥这是怎么拉,跟疯了似的,他那命格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叫做‘庸碌?’”

“所谓‘庸碌’命格,几乎是天下间最差的命格,即便寻常百姓中,也只有身体过度羸弱、或者气虚严重不足者,才会拥有的命格。”

玉韵一边耐心解释着,心中也不禁有些奇怪起来。

她对朱砂自是极为了解,这小家伙自幼就在泉英门内长大,年纪略大些后,便开始做些琐碎杂事,虽说这些年来没显露什么修武的天赋,但在平日喜欢爬高上低,身体一向极为结实,怎么看也不象是气虚体弱、气血不足的模样啊,可谁又能想到,他命格属性居然是如此的羸弱!

“期望愈高、失望愈大。”

奉啸天亦是沉吟不语,他对于朱砂原本心里还是有几分期待,如今看来,似乎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惊喜。

若是根据当年的推测,这朱砂的生身父母中,极为可能是高阶药修人物,甚至可能已经达到了大修师期修为,能够修炼到这般水准的人物,就算以血脉遗传来说,朱砂的命格属性,也完全不应该这般赢弱才对。

当然,这些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如今的泉英门中,已经有了一个金系十星成色的弟子段冷,已经是上苍逆天般的恩赐,根本无须在意苛求其他,而泉英门接下来最重要的大事,便是如何悉心培养段冷。

于是奉啸天当即沉声道:“朱砂,不要再胡闹了,赶快退下去罢。”

而朱砂经他一喊,才终于有了回归现实的感觉,他极度不服气的嘟起了嘴,将脑袋晃了几晃,这才垂头丧气回归队列之内。

看来吊丝逆袭终无望,转眼少女已是孩他娘!这一切莫非真的是命运使然么?

朱砂一脸的生无可恋,想到经过这次命格鉴定之后,自己这打杂小厮身份,只怕这辈子也难以更改,当即心情更加低落难受。

眼见这鉴命仪式到了此时,已经是全部完成,执事长老将目光望向主座众人。

卫悲回会意,于是望向程通和奉啸天两人,出言询问道:“两位掌门是否还有其他交代?倘若没有的话,咱们今日就此结束如何?”

程通心内,早已经被那段冷的十星成色命格,弄的情绪极为低落,自然巴不得赶紧结束,连忙点头道:“但凭卫长老吩咐就是。”

奉啸天则是满脸笑容,还沉浸在收录段冷的喜悦之中,自然也没有任何异议。

卫悲回心知到了此际,已经是收尾时间,当下清了清嗓子,随即起身朗声道:“今日命格鉴定结果已经全部出炉,也颇令人满意,凌云门、泉英门两门合计起来,除却收获一位十星金系命格之外

,竟然还有一名八星、二名七星,六名六星入帐,由此可以相信,我东澜剑宗未来的发展更是值得期望。”

他面带微笑朗声道:“我就此宣布:今日两派命格鉴定仪式,正式圆满结束。”

随着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众位弟子连同执事长老们,齐喏一声,弯身行礼,接下来数名执事长老,立刻开始着手安排退场事宜。

没过多久,在他们有条不紊的指挥下,这些掌门教习连同一众弟子们开始鱼贯般散去。

泉英门内已经布下丰盛宴席,来招待卫悲回、凌云门掌门及一众长老。

而凌云门下的新弟子们宝宝健脾的食疗
,在执事长老的带领下,更是纷纷跨身登上注灵飞剑,在一片欢腾笑语中直接冲天而起,御行而去,开始了返程之旅。

转眼之间,这诺大演武场内,已经几乎空空荡荡,两家门派忙碌这么久的鉴命仪式,也终于彻底的结束。

参与鉴命的所有新弟子,更是已经几乎走的精光,惟独剩下那位“咸猪”八星的白杉和朱砂两人,站立原地、呆若木鸡,如同一对难兄难弟。

他们两人,显然还没有从适才鉴定的打击中解脱出来。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杉望着有些呆滞的朱砂,忽然张口道:“朱师弟你好,咱们来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白杉。”

朱砂置若罔闻,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那泉英门的黄庚教习,此时居然还没有离开,他缓步走到鉴定命碑旁边,轻轻拍了拍那呆若木鸡朱砂的肩膀,轻声喊道:“臭小子。”

朱砂扭头望了下他,有些茫然道:“黄教习,不知有何指教?”

黄庚一怔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当着朱砂的面居然歪头思忖片刻,最后蹦出一句话来道:“要不,你小子以后就跟我混罢。”

“跟你混?我难道疯了吗?”

朱砂虽然情绪不高,但是调皮性格未变,当下勉强挤出一丝坏笑,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指着自己道。

“你!”黄庚脸色一木,差点当场发作。

朱砂这样反问,分明是不由分说、已将他直接拒绝。

他同门内的奉啸天和崔笙两人不同,平日性情随和,脸上时常挂满笑意,对门内弟子,尤其显得平易近人,时不时还会开上几句玩笑,所以门内的弟子,包括朱砂在内,都不惧怕他。

可即便如此,却也难以接受这般直白冷淡的拒绝,于是直接沉脸下来,再不理会朱砂,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转身僵直走开。

旁边那名满脸油滑的华服少年,“咸猪”八星命格的白衫,却是将这一幕尽数瞧在眼里,当下急忙追了上去,拉住黄庚衣袖道:

“这位教习长老,您梢等一下下,我白杉愿意跟你混。”

“你这小色鬼?我难道疯了吗?”黄庚转身盯住白杉,一脸鄙视,用手指指了下自己脑门,然后转身径直走开。

白杉不禁语塞,不过他那油滑的脸上,依旧没有半分羞惭之色。

半晌后,却是转身冲着朱砂凑了过来,极为疑惑不解的询问道:“这位朱师弟,在下有一事不明,可否请教一二?”

朱砂没好气的道:“这位师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过我有个小小的建议,能否在喊我为师弟的时候,不要加一个‘猪’字在前面呢?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喊我全名:朱砂师弟。”

“好的,猪师弟……”

“谢谢……”

“不客气,猪师弟……”

“你真是我亲大哥,算我怕了你了,”朱砂终于有些崩溃道:“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就直接说吧。”

“师弟你可别着急啊,这问题却也极为简单……”

白杉一本正经道:“师兄我极为不解的是,既然适才有门内的教习长老,亲口答应愿意收录于你,你为什么还这般强硬拒绝,你的这颗榆木脑袋,是不是曾经被门挤过?”

“我晕,这位师兄你的问话,倒还真是直白坦荡啊,不过却很对我胃口。”

朱砂瞥眼看了看,这一脸油滑的白衫,信誓旦旦的道:“师兄你刚入门不久,可能还不太清楚,但以师弟我在泉英门内呆了足足十三年的经验,我可以非常负的告诉你,这位黄庚教习长老,属于极度不靠谱型!你可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蒙骗了。”

“不靠谱?”

白衫一脸黑线,嘴巴张开好大,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