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互联网+跨境金融 机构掘金“阳光海淘”

2019-10-11 16:30:08 | 来源: 小吃

“双十一”喧嚣的背后,是各电商平台海外购销量的井喷。而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密集出台政策,旨在将海淘阳光化。这一动向让国内金融机构看到了其中的机遇。

11月18日,中国银行发布旗下首个跨境电商支付结算产品“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广新国通达”,率先布局阳光海淘。

“海淘”爆发式增长

随着人民币国际支付能力的提高以及电商平台的日趋发达,通过互联网选购海外或者境外商品已经成为当下最时髦的消费形式。

2015年是海淘爆发式增长的一年。

在我国经济下行、进口下滑的趋势下,国务院、人民银行、外管局等各有关部门的政策导向越来越明显,希望通过跨境电商的快速增长来刺激消费、拉动消费。

2015年4月,《国务院关于改进口岸工作支持外贸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支持企业运用跨境电商开展国际市场,按照公平竞争原则开展并扩大跨境电商进口业务。

与此同时,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一期)也于10月8日成功上线运行,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而为顺应跨境电商发展和百姓“海淘”需求,外汇局今年年初将支付宝、财付通、易宝支付、拉卡拉支付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纳入跨境外汇支付试点。

8月6日,淘宝全球购发布《十年海淘报告》称,上半年新晋海淘者占总人群的28%,远高于往年。

今年2月,联邦快递发布的《掌握跨境商机》报告则指出,全球消费者对跨境网络购物十分踊跃,一年平均花费约300美元;亚太地区消费者每年平均花费350美元,高出全球水平。

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中国跨境电商在2014年的交易额达到718亿美元,同比增长44%,其中出口贸易达到512亿美元,同比增长40%。

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统计显示,跨境电子商务的“红火”直接带来跨境外汇支付业务爆发式增长,仅2015年1至8月,我国跨境收支交易额已是2014年全年的2.2倍。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跨境电商调查分析报告》称,预计到2018年,中国的海淘人数将达到3560万,海淘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

2014年2月,天猫国际上线,主营各大品牌标品;同年4月,京东全球购、街蜜、皇家空港、爱美购上线;8月,亚马逊直邮上线,以保税区+海外直邮+国际精品店+进口直采店的模式迅速占领市场;9月,一号海购、聚美海外购、唯品会全球特卖上线。一时间,超过20多家知名电商开始了跨境电商业务。除了这些巨头,以淘世界、洋码头、海蜜、街蜜等为代表的C2C模式,在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其采取海外买手制,海外买手(个人代购)入驻平台开店,以长尾非标品为主。

掘金“阳光海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战场上不再是互联网企业一枝独秀,国内的大型金融机构也在纷纷布局,希望从“阳光海淘”中觅得机遇,和互联网电商平台形成错位竞争,分得一杯羹。

海淘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不少问题。2013年开始,监管层相继出台促进跨境电商的政策,加强对海淘的监管,使其阳光化。

从2013年6月至2015年9月,国家海关总署先后批复郑州、杭州、上海、宁波、广州、重庆、深圳、天津8个城市作为跨境电商的试点城市。

国务院办公厅于2013年8月21日转发商务部等部门关于实施支持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出口有关政策意见的通知(国发办89号)(下称“89号文”)。随后,国家海关总署相继出台了若干文件,包括落实“89号文”,探讨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网购保税进口模式,以及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有关监管事宜等。

中国银行总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董俊峰表示,按照跨境电商备货、通关和物流方式的不同,跨境电商可分为两种主要模式:直邮模式和保税模式。直邮模式适合小规模零碎的B2C模式,需要物流速度较快,有四大快递、万国邮政等完备的服务体系,过程相对简单,适合不想操心的小卖家。但其存在的问题是:价格贵,先订单后发货模式导致全程物流时间长,另外清关速度的变化导致物流时间不可控,货物数量、品类存在被税风险(即邮寄的包裹被海关抽检后征收关税),甚至退运,售后服务存在瓶颈。

在董俊峰看来,跨境电商阳光化的监管要求,需要平台订单、物流、支付环节的“三单合一”,相对于零散的快件邮件清关,保税模式下的监管便捷度相对较高,是阳光海淘的最佳选择。

而中国银行发布的“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广新国通达”,“这不是一个单独的产品,既为采购的消费者服务,又为海外的出口商、国内的进口商服务,以及公共平台上的海关、物流企业服务,这个服务是一个组合,理论上它是一个解决方案,不单是一个产品。”董俊峰告诉本报记者。

以国通达平台为例,对于使用平台跨境海淘的个人消费者,中行可提供便捷的网上支付服务;对于跨境电商进口企业和第三方支付公司,中行可提供在线人民币支付、跨境资金分账与清算、国际收支申报、反洗钱等全方位一揽子服务;对于开展跨境电商进口业务的海关,中行可实时交互传输资金支付和个人消费者信息,实现商品便捷通关,也有效满足了海关对于跨境电子商务的监管需求。

董俊峰告诉本报记者,中行的产品与互联网电商平台错位发展,最大目标客户是政府主导的公共平台,公共平台要求全链条的服务,这点支付机构不能全部满足。此外,就是垂直型的中小自营电商,也是其核心目标客户。

“海淘的市场空间很大,现在电商自营的跨境业务,在政策上还有一些模糊的地方,不属于阳光海淘的范畴,而政府主导的公共平台有优势,比如从产品溯源的认证方面、贸易信息、退税加税等方面。”董俊峰对本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11月底,中国银行相继与英国、新西兰政府共同商议跨境电商方面的合作,未来还将拓展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的跨境业务。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衡水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绥化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衡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