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食材

武道神尊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外援

2020-01-22 20:57:44 | 来源: 食材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外援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外援

阿爸!

大哥!

酋长!

鸜鹆部落所有人都疯狂起来,冲着老者和塔姆桑而去。那些部落勇士甚至不惜生命,以肉身铸成人墙,想要保护下塔姆桑。

可惜,他们修为太浅薄,根本无法阻挠。

噗噗噗!

一些来得及挡在前方的勇士族人纷纷炸开掉了,身与魂全都炸掉了,化作了粉碎。漫天都是血雾,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像是烟花一样。

鬼魅部落的畜生,恶魔,滚啊!

鸜鹆部落的族人们疯狂呐喊,怒吼连连。

可惜,无力回天,他们根本挡不住。

哪怕殇虞都是无法阻挠,提着长刀,杀向云端,身如龙,刀如鹏,合一而下,大有劈天之势。

然而,在老者俯冲下来的法威前,一切都化作泡沫,纷纷炸开掉。

咳!

殇虞七窍咳血,直接被法威碾压得无端坠落,砸进了狂沙中,被漫天沙浪轰然淹没。

大统领!

无数族人和勇士怒吼,恨杀欲狂。

鸜鹆部落一片大乱!

桀桀桀,塔姆桑,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克里希在云端发出冷笑,阴测测的声音像是地狱恶鬼,让得无数鸜鹆部落的勇士都如坠地狱一样,只觉浑身冰凉寒冷。

塔姆桑无动于衷,面容不变,满头卷发都在疯狂飘扬。老者杀来的法威横扫而来,掀起的劲风打得他卷发乱舞,但他始终不动声色。

听到克里希的冷笑,塔姆桑只是淡淡的抬头,搭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扶手把柄,十指紧握,根根青筋都是疯狂凸起。

看得出来,他的心头恨杀欲狂。

奈何,半身不遂,双腿被废,经脉不通,法力无法流转周天,现如今的他空有一身半步绝世的修为,却无法发挥出来。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族人们为他赴死,一个个相继惨死法威之下。

都给我退回去!

塔姆桑发出一声怒吼,像是受伤的野兽,声如洪钟,又似雷霆,吼得天地都变色,风云都变幻。

那些赴死的族人们纷纷被喝得灵魂一顿,身心剧烈颤动,疯狂之色陷入呆滞的状态。

酋长!

鸜鹆部落的族人疯狂呐喊,热泪滚滚,一个个充满了痛与恨。

阿爸!

禅语被两名部落小都统抱住了腰肢,制止了她疯狂冲上去的身影。

她泪流满面,弯月刀不断的朝着虚空劈砍,想要挣扎出去,冲上前去营救塔姆桑。可惜,老者的法威太雄浑,他们根本无力应付。

所有鸜鹆部落的族人纷纷撤退,不敢冲上前去。原地之中,只剩下塔姆桑一人,独对老者威势。

他坐在轮椅上,双手死死地抓着轮椅扶手,冷硬的五官看不出半点的情绪,刀斧般的目光死死地凝视着俯冲下来的老者。

鬼爪并拢如剑,刺透虚空,直奔他眉心而来。锋利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得他眉头肌肤都是裂开了,鲜血直流。

塔姆桑只觉眉心要开裂,识海元神都要被一剑刺穿,灵魂有种要被洞穿撕碎的痛苦。

阿爸!

酋长!

看着塔姆桑眉心裂开,鲜血直流,顺着鼻梁划过脸颊,滴在他兽皮大褂上,鸜鹆部落无不痛心疾首,恨杀欲狂。

谁能救救酋长啊!

苍天啊,求您睁开眼啊,看看鸜鹆部落啊!

图腾神灵啊,求赐予福报,护佑您的子民,驱赶恶鬼,守住部落的一方净土啊!

鸜鹆部落的族人们跪地嚎啕,悲痛交加。

狂沙打破虚空,卷起漫天风云,老者的剑指终于近了,刺进了塔姆桑的眉心。尖锐的指甲轻易的划破了后者的肌肤,穿透了额骨,要深入颅海内部。

滚!

适逢此时,一道冷叱声如惊雷乍起,在老者耳畔轰隆隆作响。声浪掀起狂沙,碾爆虚空,让得老者灵魂都是狠狠一颤,宛如被人狠狠砸了一锤。

老者身影一滞,陡然扭头看向右侧虚空,那里不知何时突然坍塌,一道身影直接跨越虚无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一道拳头,看起来并不大,绽放琉璃金辉,却有着一头头兽魂缭绕咆哮,尽显狂暴沉重的气势。

随意一拳打出,虚空都崩裂,无法承载他的力量。

对方一拳压来,临面而至,让得老者呼吸都是一滞,灵魂都有种摇摇欲坠的感受。

滚!

暴喝声再度传来,声浪汹涌,卷起的沙浪打得虚空成筛子,窟窿遍布四方八面。

这般威势,让得老者不由倒吸冷气,对方年纪看起来不大,却有威胁到半步绝世的实力,这是哪里走出来的妖孽?

好小子!

老者嘶哑的冷冷一笑,原本刺向塔姆桑的剑指猛地变向,横手一挥,扫开虚空。剑气扑簌,漫天都是劲气,虚空天地有被撕裂的趋势。

噗噗噗!

秦鸿一拳压落,打爆虚空,剑气寸寸崩裂,竟是无法在他的拳头上留下丝毫痕迹。

你老者都是倒吸冷气,这般一击,足以斩杀天至尊,却无法撼动秦鸿的肉身?

这得是怎样变态的肉身?

老者瞳孔紧缩,骇然欲绝,不敢耽误,眼看着秦鸿一拳打来,他张开嘴咆哮,五官扭曲,黑雾弥漫,一头骷髅投影自他七窍浮现。

骷髅现世,漫天都是轰然剧震,有种狠狠一沉的感受。仿佛一方天地压塌下来,沉重的气势让得万物生灵都有种身心难受的压迫感。

好强的肉身,倒是可以给老夫的祭灵做个很好的载体呢。老者冷冷狞笑,骷髅投影现世,骷髅手臂直接呼啦一巴掌抽了下来。

只是随意的一掌,虚空都是狠狠塌缩,漫天风暴轰然而起,天塌地陷的景象随处可见。

太沉重了!

这尊骷髅不简单,大有来历,气息十分浩瀚雄浑,始一现世,都造成了这样的威势。

秦鸿双眼微眯,脸色凝重,略有防备,却并不畏惧。噗的一声,无量劫火轰然爆发,眉心开裂,一朵烈焰降临在了臂膀上,迅速蜿蜒,化作火龙盘绕在了拳头上。

滚!

火龙缠绕,气息恢弘,威势更加暴涨一大截。秦鸿一步跨越而出,直接撼进了骷髅手臂中。

嘭!

双双触碰,天塌地陷,恐怖的塌陷声自四方八面滚滚传开。

两者的力量都十分浩瀚恢弘,且都很恐怖磅礴,沉重得宛如神山压顶。

双方碰撞,就像是两座山峰猛地撞在了一起。那般动静,十分惊世。震耳欲聋的声音震得鸜鹆部落的上万族人都是身与魂剧震,摇摇欲坠。

一些实力不济者,甚至都是直接晕厥了过去,颅海轰鸣,耳膜颤动,听觉神经都是无法承受那股浩大的动静声音。

吼!

碰撞之下,声浪滚滚,法力波动,剧烈奔腾。

两股海啸般的力量在虚空触碰,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山洪宣泄,压塌四方天地,让得交击处的虚空都陷入了混乱狂暴的处境。

破!

一拳打落,秦鸿一拳又起,尽显小魔君之威,强势又霸道。

他动作不停,一拳悍然无畏的打了上去,一头头兽魂咆哮,烈焰熊熊燃烧,一颗颗星辰投影缠绕臂膀,气势更加恢弘浩瀚。

一拳打在骷髅头颅眉心,星光猛地炸开,像是一颗星辰砰的一下爆碎。星辉如潮水,剧烈沸腾,淹没了骷髅头。

嗷!

骷髅头发出了一声似野兽咆哮的惨叫声,最终头颅瓦解,居然无法承载那一拳之力。喀嚓喀嚓声响不绝于耳,迅速化作了漫天荧光消散掉了。

老者脸色大变,骇然惊绝,对方居然打碎了他的本命祭灵,那可是由一块圣骨组织而成的祭灵啊。

虽非圣人,但因为圣骨内留存着部分圣威,所以组织而成的祭灵十分坚固。哪怕同为半步绝世的人物,都是无法一拳打碎掉的。

眼前的青年居然有如此神威,这怎么可能?他是哪里来的妖孽?

老者悚然,突觉此次前来鸜鹆部落乃是一次错误的决定。

死!

打碎骷髅,秦鸿一步欺压上去。一拳再起,又一拳打碎了虚空天地,直接朝着老者的脑袋轰了过去。

轰隆隆声响滚滚震动,虚空坍塌,法力波动,形成层层翻涌的巨浪。

巨浪内蕴滔天法威,压迫得万物众生都要惶惶惊恐。哪怕老者身为半步绝世,在这一拳之下都有种心悸的感觉,肝胆欲裂一样。

走!

这种时刻,老者根本都不敢停留,面临着秦鸿,他没有完全绝对必胜的把握。

眼前的青年有着势不可挡的锐气,且有着敢打敢杀的拼搏精神,勇毅又顽强,他不敢撄锋,在气势上就输掉了一大截。

双手横推,轰隆隆作响,虚空层层塌缩,一股股山洪伴随着滔天黑雾弥漫,朝着秦鸿淹没了过去。

老者抽身而起,登天而去,居然毫不回头的远遁而去。

芃里祭祀长?克里希骇然惊呼。

不想死就快走!老者头也没回的留下一句,克里希吓得肝胆俱裂,身心俱震,有种惶恐交加的感觉。

芃里祭祀长乃是鬼魅部落内最强大的太上长老之一,是掌权的最后决策者之一,结果居然不敌那神秘青年,被两拳迫退,狼狈而逃。

鸜鹆部落哪里找来的外援?

难道是青鸾部落赶来的后援?

思及于此,克里希更是吓得屁滚尿流,怪叫一声妈呀,扭头狂奔,眨眼即是消失在了鸜鹆部落范围内。

战场平静下来,秦鸿拂袖一扫,袖里乾坤施展开来,漫天风沙都被兜走,天地恢复明朗清晰,视野都恢复过来。

鸜鹆部落满场沉寂,全都骇然欲绝,目瞪口呆的看着半空,看着缓缓收手,从天降落的秦鸿。

安福县妇幼保健院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最好
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金华看白驳风医院
大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猜你喜欢